吉林中医药

2015, v.35(10) 1049-1052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高血压肝火亢盛证动物模型生物学基础研究
Biological base of anger hyperactivity hypertension animal model

刘杨;

摘要(Abstract):

目的研究高血压肝火亢盛证动物模型的生物学基础。方法 Wistar和自发性高血压大鼠(spontaneously hypertensive rats,SHR)各20只,分别设为Wistar组和SHR组,观察2组大鼠的宏观表征、行为学及血压变化,用免疫组化法及Elisa测定大鼠脑内及血清中的NE含量。根据大鼠临床证候诊断标准对动物表征的证候属性进行判断。结果 2组大鼠收缩压均会随着周龄增加而增加,SHR大鼠在各周龄明显高于Wistar大鼠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;SHR大鼠随着周龄增加其易激怒的评分会逐渐增加,旋转耐受时间会随着周龄的增加而减少,而Wistar大鼠评分波动幅度及旋转耐受时间波动幅度不明显,2组大鼠不同时间易激怒评分差异和旋转耐受时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;随着周龄的增加,2组大鼠5-HT在逐渐减小,NE在逐渐增加,SHR变化幅度明显大于Wistar,2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结论 SRH大鼠在14~18周龄为肝火亢盛证的稳定期,和大鼠血液和脑内NE的含量有很大关系,可作为SHR肝火亢盛证的客观指标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肝火亢盛证;自发性高血压大鼠;生物学基础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山东省科技发展计划项目(2014GSF119011);; 山东省中医药科技发展计划(2013ZDZK-018);; 山东省中医药科技发展计划(2011-083)

作者(Author): 刘杨;

Email:

DOI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